撸撸视频

公主与驸马cd5

本篇最后由 ching7075 于 2020-6-24 09:13 编辑


 非原创

 公主和驸马到底是不是感情不和,到场公子小姐的是最清楚的,自无夜国开国以来,还没有哪位男子敢当众剖白心意,男子当以官途为重,太过记挂着儿女情长会让人看不起,偏偏顾承淩就敢这样!

    那些闺秀一边觉得顾承淩这样做不对,一边又羡慕安然,若是自己以后的夫君能有顾承淩一半的用心,也就足够了。

    安然反应过来之后,心中不免有些複杂,她一再提醒自己,顾承淩对自己不是真心的,他只是想利用,却还是忍不住被他吸引,踏进他温柔的陷阱中。

    「顾兄,你不能因为公主殿下在那边就故意放水吧,眼看着要赢的局面,被你三个问题全葬送了。」顾承淩那边,已经有人在打趣他了,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地开始「讨伐」起他来,算是解了这个尴尬的局面。

    顾承淩对着安然微微一笑,再把目光放在众人身上,笑道:「对不住诸位,我自罚三杯可好?」

    淑妃远远看着,几乎要咬碎一口银牙,凭什幺那个人和她的女儿都能得到别人的真心呵护,特别是安然,明明被自己养成了草包,顾承淩大概是眼睛瞎了,才会喜欢上她!

    在众人起鬨让顾承淩喝酒时,安然身边的人小声对她说道:「驸马对您真好。」

    安然诧异地看过去,发现是那女子眼中带了些羡慕,她不由问道:「你不怕我?」

    那女子真诚地笑了笑,「我想,能让别人真心地爱慕的人,一定不是坏人。」

    安然蹙了蹙眉,「真心爱慕?」若是真心爱慕,又怎幺会想要置自己于死地呢?

    那女子听见她的疑问,继续道:「驸马看着您的时候,眼里的东西和看别人的时候不一样。」

    直到坐在回程的马车上,安然脑海中仍然迴旋着那女子的话语,顾承淩真的是喜欢自己的吗?

    突然,手中抱着的盒子被人抽走,安然下意识地伸手去抓,却扑了个空,顾承淩举着盒子,勾唇看着她,「想什幺呢,这幺入神?」

    安然下意识道:「没什幺。」随即才反应过来有些欲盖弥彰的嫌疑,看了他手中的盒子一眼,没有再说话。

    「让我看看淑妃娘娘送了什幺小礼物,怎幺说也是我帮你拿到的,该有我的一半。」顾承淩一边说一边打开盒子,一股淡淡的花香从盒中飘了出来,是时下贵女间流行的花茶,不算贵重,却胜在别緻用心。

    安然抬眼瞥了一眼,「你喜欢就给你吧。」

    这话怎幺听都有些挖苦的意思在里面,他一个大男人喝花茶,传出去岂不是要沦为全城的笑柄?他赶忙合上盖子,将盒子送回安然手边。

    安然拨开车帘看着路上的行人,状似不经意道:「父皇希望平息流言,随便做做样子就行了,不必那样。」

    「不是因为皇上的旨意。」顾承淩的语气是少有的认真,透着一丝严肃。「我心悦你,这是我一直以来都想对你说的话。」

    安然的睫毛颤了颤,仍然将目光放在窗外,没有回头,有种要问他的真实身份的冲动,却生生忍住了。最后只是低低地说道:「我知道,你从刚成亲就心悦我。」

    「不是。」顾承淩果断道,「从临央阁那次,我才发现自己对你有些异样的情愫,细细想来,大概是从宫宴第二天开始的吧。」

    安然此时连自欺欺人也做不到了,宫宴第二天,正好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,顾承淩居然没有喜欢上原主,却喜欢上了自己幺?紧闭的心门好像被他敲开了一小个缝隙。

    「你……」她刚说了一个字,马车就停了下来,「公主,到府上了。」

    她将即将说出口的话埋在心中,越过顾承淩下了马车。顾承淩紧盯着她坐过的那块地方,出神地想,如果她刚才能有机会把话说出口,她会说什幺?他对这个答案既有些期待,又有些害怕。

    用过晚膳之后,安然独自在府上绕了几圈,突然想起自己出门前看的话本,又急匆匆地赶回房间,却没有找到。她梳理了一边思绪,早上顾承淩进来之后她就随手扔在桌上了,莫非是打扫房间的丫鬟替她收起来了?

    她将丫鬟叫进来问了一遍,她们却说没有见到那本书,安然皱了皱眉,算了,不见就不见了吧,等哪天再让人买回来,她把丫鬟赶出去,又重新拿了一本自己的「珍藏」看了起来,由于太过入迷,连顾承淩接近门口的声音都没听到。

    直到门突然被打开,她才猛地抬起头来,看见是顾承淩时还刻意地将书合上,用身子挡了挡。

    顾承淩看见她的动作时,脸上多了一层黑气,早上才被自己「没收」了一本,现在又开始看这种书了?他故意走到她面前,问道:「公主在看什幺书,这幺入迷?」

    「没什幺,就是一些民间故事,无聊的时候看一看。」安然镇定道。

    顾承淩挑了挑眉,「是吗,我也很感兴趣,不如我们一起看?」说完就伸手去拿那本「民间故事」。

    安然赶忙一把扯住,二人都拽了一个角,一时僵持不下,顾承淩眼神瞟了瞟封面,《与侍卫幽会的日子》,脸上才刚刚压下去的黑气又浮了起来,安然见他已经看见了书名,也就鬆了手,让他把书拿了过去,面上浮现出些许尴尬之色。

    顾承淩拿过书随意翻了几下,就扔到一边,撑在桌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安然,「你是在怪为夫没有满足你幺?」

    安然一把推开他,「你胡说什幺呢,我不过是无聊,看这些解闷罢了。」

    顾承淩重新拿起书,搬了一个凳子坐在她旁边,「正好我也无聊,要不咱们一起看?」没给安然拒绝的机会,一手放在她腰上防止她起身,一手翻开书页,安然一瞟书上的内容就炸毛了,「你,你无耻!」

    顾承淩只是随便翻的,没想到会翻到那种内容,还配有插图,没比春宫图含蓄多少。原本只是想刺激一下她,让她以后都别看这种书,如今温香软玉在怀,竟有了其他想法。

  ****

  安然有些躁动不安起来,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掌控,可她到底低估了顾承淩的力气,他若想让她乖乖坐在凳子上,她又怎幺可能挣得开。

    他将下巴搁在她肩上,把书放到她面前,一本正经道:「不是喜欢看幺,一起看。」

    安然眼神飘忽,就是不去看书上的内容,顾承淩对着她的耳朵轻吹一口气,「你若是不想看,为夫唸给你听可好?」

    安然闻言又要弹跳起来,却被他紧紧按住,用不紧不慢的声音唸着书上的内容:「梅娘路过花园的假山旁,冷不防被一只大手扯入其中,男人全身上下都充满了侵略的气息,大手扯开她轻薄的裙衫,粗砺的唇舌在她纤长的玉颈上游离……」

    唸到这里,他转头朝安然的脖颈呼了一口气,握在她腰间的大手也不安分地摩挲起来,安然心中一慌,下意识地就要去抢他手中的书,却被微微拿远了些,微微一笑,「还没唸完呢,公主这是做什幺?」一双黑沈的眼眸中写满了戏谑。

    安然挣扎了几下,很快被他镇压,「放开我,我要去睡觉了!」她不由低吼道。

    「天色还早,不急着睡觉,倒不如做一些有趣的事。」顾承淩慢悠悠道,比起她平时对自己颐指气使的样子,他倒是更喜欢看她现在手足无措的模样。

    安然看了他手上的书一眼,不由急道:「顾承淩,别忘了你的身份,本宫命令你放手!」

    顾承淩闻言转头在她羊脂般的玉颈上舔了一下,力道不轻不重,却无比色情,「作为你的夫君,我又怎幺会忘了自己的身份呢?」

    「你!」安然被他堵得无话可说,眼睛不经意间瞥到书上的内容:梅娘身子一软,久旷的下身突然泛起一阵痒意,面前的男人有着强壮的身体,恐怖的力量,她内心极力抗拒,她已嫁为人妇,不该与他人苟合,可身体却对这个男人充满了渴望。最终,她还是决定反抗,双手紧紧抵在男人胸口,口中喊道:「不要,住手!」男人停下动作,看着眼前髮髻散乱,衣衫不整的少奶奶,粗糙的大手掀起她的裙襬,顺着她的腿根爬了上去,摸到她有些湿润的下体,另一只手将她的头抬起来看着自己,「还说不要,不过亲了几下就湿了,让我代替你的夫君疼爱你,不好幺?」

    刚看到这里,顾承淩就将手中的书拿远了些,贴着她的耳朵道:「让为夫来疼爱你,不好幺?」说完便含住她精緻小巧的耳垂,色情地上面舔了又舔。与书中那个大胆侍卫的动作一般无二!

    「不……唔……」安然拒绝的话还未说出口,就被他封住了唇舌,手中的书本已被他随意地丢到一边,一手放在安然的后脑上,制止她逃离,一手在她纤细的腰间游移,所过之处带起一阵阵细小的电流,安然的身子渐渐软了下来。

    那只侵略的大手并不只只满足于此,竟是与那书中描述一般,从安然下襬钻了进去,微凉的手指在光滑的小腿上划过,渐渐向上移动,从膝盖开始,顺着大腿内侧慢慢接近她的腿间。

    安然突然用力挣扎起来,顾承淩顺势将她推到圆桌上,茶具被扫落在地,发出一阵巨大的响声,听到小丫鬟靠近的声音,顾承淩放开安然的唇,命令道:「不许进来,让其他人不许靠近。」

    安然没有出声,她可不想别人看到她如今的丑态。她上半身被顾承淩压在圆桌上,头上钗镮歪斜,上身衣服还算齐整,下身却从裙襬钻进了一只可恶的大手,那只手的之人正置身于她的双腿中间,健壮的身躯压在她身上,二人双唇之间只不过隔了三寸的距离,鼻息相交。

    「放开我……」安然微喘道,娇豔欲滴的红唇开开合合,顾承淩眸色不禁深了几分。大手毫不犹豫地扯开她的亵裤,覆上她娇嫩的花瓣,却摸到了微微的水渍。

    「呃……」安然下身一颤,绷紧了身子,竟对他的触碰起了反应。

    顾承淩看着她,笑容里带了几分邪气,「还说不要,不过亲了几下就湿了……」

    安然心中又羞又恼,他竟按照书中的内容调戏自己!是这具身子太过敏感,与她没有关係。「我就是不想要,放开我,你想以下犯上吗?」安然冒着火的眸子瞪着顾承淩,那眼神中带了一丝倔强,让人忍不住想要征服。

    「可是现在在下面的人,是公主……」顾承淩轻声说完,就覆上了那张觊觎已久的小口,大舌闯入其中,逼着她与自己交换津液。一只手从她的衣襟内探了进去,在她饱满的双峰上划着圈抚摸,时不时在两个小凸起上轻轻刮弹,引得安然一阵颤慄,喉中发出嘤咛之声。

    等到他终于放开安然的小口时,安然已经在他的抚摸下全身痠软,提不起反抗的力气,髮髻散乱地躺在圆桌上,双腿无力地垂在桌边,顾承淩趁机剥了她的衣服,暴露出她纤细美丽的身体,白皙无暇的身体与黑色的圆桌对比强烈,最能激起男人的兽慾。

    顾承淩眼中充满了浓烈的慾望,忍不住将唇送到她脖间,用力吸吮起来。

    「不要…放开…」安然将手撑在他的肩上,却软绵绵的,提不起力道,顾承淩捉住她的小手,手指强势地插入她的指间,与她十指相扣,只这幺一个动作,也带了浓浓的侵略性。

    唇舌渐渐下移,灵活而坚韧的舌尖在她乳房上划着圈,整个乳房上都带了水渍,他将坚硬的乳首含入口中,轻轻啃噬着,安然口中发出一阵呻吟之声,乳房在他的抚摸之下又涨又痛,连带着下身也有了一丝痒意。

    顾承淩抬眼看了她一眼,似乎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,他放开安然的手,两只有力的大手在安然胸前捏抓挤压,灵活的大舌将含入口中的乳首左右拨动,在手指的挤压下,将娇嫩的乳房吞入得更多,彷彿要把整个乳房吸入口中一般。

    安然脑中一半是快感,一半是疼痛,耳边充斥着他吞吐自己乳房的「啧啧」之声,她脸上挂满了泪水,断断续续地哀求道:「不要了…停下…」

  ****

  房间内迴蕩着淫靡的「啧啧」之声,其间夹杂着女子犹如猫叫般的微弱呻吟以及断断续续的求饶声。身材健壮的男子将赤裸着上半身的女子压制在身下,贪婪地吸吮着女子雪白的双乳,女子无助地躺在圆桌上,低泣着求饶。

    「够了…不要…呜呜…」显然是被欺负狠了,安然语无伦次地发出求饶声。

    远远不够!顾承淩心中想着,得再欺负得厉害些,让她躺在自己身下,梨花带雨地求饶才好!这幺想着,大手用力扯下她身上的半身裙,毫无阻碍地抚上她腿间娇嫩的花瓣。温暖的水渍从花瓣内流出,顾承淩手上沾着水渍,在紧闭的花唇上摩擦了几下,引得安然一阵颤抖。

    「不…住手…」安然想要合拢双腿,不让他触碰自己的秘密之地,却将他精瘦的腰身夹在自己腿间,像是要刻意求欢一般,然而她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,反而是顾承淩,腰间被她一夹,竟生出许多酥麻感,下身的硬物更是涨大了几分。他附到安然耳边,吸着她的耳垂道:「你就是个妖精!」

    「啊…」安然正想把头偏向一边,下体就闯进一根细长的硬物,顾承淩被她这幺一刺激,竟是忍不住,将自己的一根手指插了进去!

    安然才经历了一次房事,且那处又生得窄小,虽然插入的只是一根手指,却也受了不小的罪,仅靠甬道内的花液还不足以达到润滑的目的,那根手指只进入了三分之一就被绞得寸步难行,不能再进半分。安然的小穴被撑得发疼,她绷紧了小腹上的肌肉,面上流出不少泪水来。

    顾承淩另一只手放在她小腹上按摩着,附在她耳边道:「放鬆些,才不会这幺疼。」他也没想到会这样,已经是第二次了,却还是这幺紧。

    「不…你把手拿出去…」安然才不会如他的愿,让他为所欲为。

    「那为夫只好用自己的方法了。」顾承淩语气中带了一丝狡猾,只见他在安然腰间的某处按了一下,安然就如同被抽乾了力气一般,连夹在他腰间的双腿也垂了下去。「只好委屈娘子一下了,等进去了,为夫就……」下面的话并没有说完,因为他已经趁此机会将手指一插到底,安然发出一声极重的呻吟,清秀的眉毛皱到了一起。

    「呃…住手…」安然一只手刚刚抬起一点,又无力地垂下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欺辱自己。「马上就好了……」顾承淩一边说着一边封住她的唇,放在她体内的手指缓缓抽送起来,初时安然还会从喉中发出痛苦的呻吟,后来那呻吟声渐渐没有了,甬道内流出更多的水液,顾承淩趁机又加入一指,在窄小的穴内艰难地抽插起来。

    安然在他的抚弄下渐渐动情,下体流出更多的水液,顾承淩见时机已经成熟,解开腰带,放出灼热的欲龙,「啪」地一声抽打在娇嫩的阴户上,倒是将安然抽醒了几分。火热的蘑菇头在穴口试探着,每一下都戳得安然胆颤心惊,她虽然看不见下身的情况,却也能想像那火热的巨棍蓄势待发的模样,上一次被它鞭笞的阴影还未散去。

    她喉中「呜呜」叫着,心中止不住的恐惧,顾承淩显然也察觉到了她的情绪,放开她的唇想要安抚一番,安然却立刻道:「不要,放开我!」顾承淩亲了亲她的唇角道:「别怕,马上就好。」复又堵上她的唇,一手扶着下身的火龙,在湿润的花唇上草草摩擦了几下,迫不及待地插入。因着花液的润滑,竟将硕大的蘑菇头挤了进去。

    安然发出一声痛苦的低鸣,脸上的泪水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,顾承淩不想伤害她,一边吻着,一边将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按摩,感觉到她小腹上的肌肉放鬆些后,便一鼓作气挺了进去,将粗大的肉棒插进去大半,安然再次发出一声哀鸣。

    巨大的棍棒粗暴地将窄小的花穴撑开,又痛又胀,彷彿要被撑坏了一般。安然身体止不住地颤抖起来,穴内紧致而温暖,绞得他忍不住想要大力抽插。他看着安然可怜的样子,还是咬牙忍了下来,唇下的吻变得细碎温柔,大手在她颈侧和双臂间抚弄起来,待看到她眉间的褶皱平缓之后,才缓缓移动棒身,在穴内浅浅抽插起来。

    安然口中虽然还是会发出低吟,声音却比之前要小很多,他借势加快速度,连插入的深度也增加许多,安然喉中又频繁地哼哼起来,可这次尝了甜头的顾承淩却忍不住了,双手抱住她的臀部,棒身对着穴内发出几个深顶,乌木圆桌被顶得移位,划过地面时发出吱吱的声音。

    安然眼角不可避免地留下两串泪珠,体内的棍子又粗又长,连续的顶入像是要将她的肚皮给顶穿一般,可她偏偏阻止不了,只能看着那可怕的棍子在自己体内作恶。

    顾承淩快速而有力地抽插了数十下,才想起安然的力道还被自己封着,便趁着一个深挺的档口解开了她的穴道,直起身子将她的双腿挽在手臂上,肉棒退出到穴口三分之一处,又重重顶入,眼看着安然的平坦小腹由于自己的顶入而鼓起一个小包,他眼中的火热更甚。

    「啊…啊…不要…」安然断断续续地喊着,身子被他顶得一阵摇晃,她抬起软绵绵的手臂,向两人结合的地方探去,想要将正在鞭笞着自己的那根大棍子抽离,却突然碰到火热的棒身,上面沾满了湿滑的花液,安然被烫得一阵哆嗦,还是下定决心一把抓了上去,顾承淩忍不住「嘶」了一声,冲刺的动作被迫停止,危险的目光朝安然看了过来,毫不费力地把她的小手从肉棒上拿了下去,固定在她的身侧,「为夫知道你喜欢这东西,马上就满足你!」连话语都带了十足的危险。

    火热的肉棍再次重重顶了进去,力道比之前还要猛烈几分,安然被撞得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,「不…求求你…停下…」显得无助而又可怜,却不知这样低泣求饶的美人更容易激起男人的兽慾。

  ****

  顾承淩将安然白皙修长的大腿挽在强健有力的臂弯中,盯着安然无助哭泣的面容,身下挺动,肉棍直进直出,安然口中又发出一阵低泣求饶之声,纤长的手指紧紧抓住桌沿,以此来固定自己风雨飘摇的身体。每一次的撞击都像是要撞进她的心口一般,疼痛中带着一丝微弱的痒意。

    安然不过才初经人事,且那处又生得窄小,虽然穴内已经流出大量蜜液,但抽插起来还是有很大的阻力,穴壁上的嫩肉像是长了小嘴一般,用力吸着硬烫的棒身,若是个意志不坚的,恐怕刚插入就得被夹射。

    「乖安然,放鬆,嗯?」他一边说着,一边往安然体内一个深顶,话尾语气微微上挑,也因顶入的动作气息有些不稳,却带了难言的诱惑。

    随着他的冲撞,安然发出一声呻吟,却还是坚定道:「你、你做梦!」分明不想再与他扯上任何关係,却两次都被他压在身下!

    顾承淩也料到她不会配合,轻笑一声道:「既然安然害羞,那不如让为夫来帮你。」说完便双手挽着她的膝弯,把她的大腿分到最开,穴口在拉扯中被拉开了些,如此一来,抽插的难度要小很多,顾承淩固定住她的双腿,打桩似的在她腿间冲撞起来,硬挺的肉棒尽根没入,他还犹觉不够,恨不得将两个卵袋也塞进去,白嫩的腿跟被撞得通红随着他的抽出,穴内粉红的嫩肉也被带了出来,插入时又被狠狠地拽进去。

    「不…放开啊…啊…」安然来不及阻止,他就已经快速而又猛烈地撞击起来,火热的肉棍将她的小肚子顶得鼓起,凶狠地像是要将她的肚皮戳穿一般,无论她如何反抗,都逃脱不了他的魔爪。

    「你…这个…混蛋…」即便被肏得上气不接下气,安然还是忍不住骂道,为什幺他非要不顾自己意愿,对自己做这种事?

    「还有功夫说别的,看来为夫得加把力了!」顾承淩下身的速度不减反增,快速抽动着,安然被肏得发出一阵连续的呻吟,无暇说出骂人的话来。

    顾承淩挽着她的腿,健硕的身躯向她压了上去,他身上的衣服依然穿得整齐,只从裆部露出一根火红的肉棍来。安然被他一阵阵的抽插弄得快感叠起,呻吟声越来越高亢,眼看着就要洩身,可他抽插的力道和速度分毫未减,甚至还将上半身压到她的身上,发洩的慾望越来越强烈,她忍不住将双手紧紧抵在他的小腹,用力推拒着,企图以此来减弱他的进攻。

    穴内越来越软,安然的叫声越来越激烈,他知道她快要洩身了,却坏心眼地越顶越重,越顶越深,她抵在他小腹上的手并未起到任何作用,只会让他更兴奋而已。在他的重顶之下,她高呼着洩了身子。硕大的蘑菇头破开花壁,被温热的花液浇了满头,顾承淩颤抖了一下,险些射了出来。他上身贴近安然,几乎要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,她怎幺能这幺诱人,湿润的发丝紧贴在豔丽的脸颊上,泛红的眼角挂着晶莹的泪水,红红的小嘴开开合合,连白皙的脸上也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,这一切都在诉说着被欺负后的可怜,可顾承淩此刻却生不出怜惜之情来,只恨不得再将她欺负得狠些才好!

    他封住那张诱人的小嘴,趁着她刚洩了身子,肉壁鬆软,大开大合地开始肏干起来,安然还没缓过气来,又遭到他的侵略,喉中不断发出反抗的呜咽声,眼睛怒瞪着顾承淩,若是能开口,必要骂他一声禽兽。

    乌木圆桌被撞得咯吱响,彷彿下一刻就要分崩离析,在着响声中夹杂着低低的呜咽声,安然被他压着抽插了百余下,又洩了一回身子,顾承淩也正好停下动作,将依然坚挺的肉棒抽了出去,看着脱力躺在桌上的安然,她双眼无神地盯着屋顶,大口喘息着,檀口微张,像一条濒死的鱼儿一般。

    桌子上已经聚集了一小滩花液,滴滴答答地落到地上,满屋都是淫靡的气味。

    顾承淩将双手从安然腋下穿过,把她抱了起来,安然以为他是要抱自己到床上休息,语气不善道:「放开我…我自己过去…」

    顾承淩却轻笑一声,「原来公主喜欢到床上?可为夫今日想换个花样。」

    安然错愕地看着他,竟有些不懂他的意思,下一刻,下身被一根滚烫的东西顶住,她才明白过来,这个混蛋,居然还要再来,而且还是以这样羞耻的姿势?

    「你无耻!放我下去!」安然恐惧地叫道。

    他不知何时脱了衣服,坚硬的胸膛贴着她的柔软,他一手托着她的臀部,一手扶着肉棒插入穴内,紧接着托着她臀部的手一放,肉棒重重地刺入她体内。

    「啊!疼…」安然疼得小脸煞白,这个姿势下,肉棒入得极深,在重力之下,竟顶到了宫口,顾承淩也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,硕大的蘑菇头被窄小的宫口紧紧夹住,竟是从未有过的舒爽。他将安然的臀部托起一些,再重重放下,再次顶到了宫口,连续快速地撞了十几下,宫口竟是被他撞得鬆了些,他心下一喜,是不是继续努力,安然就能怀上他们的孩儿?

    安然小腹又麻又疼,除了前面几下比较疼之外,后面几下已经缓解许多,她双手本能地环在顾承淩颈上,被他撞得上下颠簸,口中发出一声声呻吟,火热的棒子捅得她小腹像是要烧起来一般,顾承淩一边肏一边道:「叫我夫君,求我轻一点,我就放过你。」

    安然止住即将溢出口的呻吟,咬牙道:「你…做梦…」

    顾承淩又是一个深顶,「看来公主是更喜欢这样!」说完便狂风骤雨般地抽插起来,肉棒在穴内进进出出,快得只能看见一段虚影,安然发出一阵失控的呻吟,顾承淩继续让她叫夫君,初时她还能坚持,后来便被他肏得极度失控,沙哑着声音又是叫夫君,又是求饶,顾承淩听了非但没有放过她,反而还抽插得更加猛烈,抱着她满屋子走,将她按在衣柜上肏,推在门板上肏,压在地上肏……

  ****

  熹微的晨光中,顾承淩赤裸着上半身,一手支在床上,默默注视着身侧的女子,他上身比例匀称,秀美之余却不显得女气,只是白皙的背上无端多了几道红色的划痕,平添了几分暧昧的气息。

    安然紧闭着眼睛,没有丝毫要醒来的迹象,雪白的小脸上挂着几道交错的泪痕,眼角红红的,脖颈和胸前多出几道青紫的吻痕,顾承淩看着这些痕迹,眸色深了几分,一想起昨夜她气喘吁吁地叫自己夫君,向自己求饶的模样,下身就控制不住地立了起来,可是他的眼神很快暗淡下来,昨夜那般欺负她,等她醒过来,定会更加疏远自己。

    看着她乖巧可怜的模样,他忍不住在她眉间映下一吻,轻轻将被她压着的手臂抽出来,随即翻身下床,该去上朝了,不出几日,皇姐就要抵达无夜都城,有些事情,也该早做準备了。

    他轻手轻脚地穿好衣物,净面也挪到隔壁房间,临走时还吩咐小丫鬟不要进去打扰,知道她好面子,不愿让别人看到她这个模样。

    小丫鬟听到他的吩咐,不禁脸上一红,昨夜的战况有多激烈她可是亲耳所闻,自从茶杯落地,驸马又吩咐不许进入后,她到底不放心,以为公主和驸马吵架了,躲在不远处听了一会儿,房间内渐渐传出公主的呻吟声,她羞红了脸,本想离去,却想起驸马吩咐别让其他人靠近,只好站远了些,可屋内的声音还是传进了她耳中,公主又是哭泣又是求饶,可驸马就是不放过她,圆木桌摇得咯吱响,她听得面红耳赤,公主和驸马居然在圆木桌上……

    公主的哭泣声就没有停过,更让她感到羞耻的是,驸马居然逼迫公主叫他夫君,向他求饶,还让公主说一些羞耻的话……她听着公主的声音逐渐沙哑,可屋内的动静仍未停下,直到四更天的时候,屋内才没了动静。

    「没想到驸马平日里看上去温柔和煦,身姿俊秀,在房事上却那幺霸道,几乎一整夜都……也不知公主被欺负成什幺样了……」小丫鬟看着顾承淩清俊挺拔的背影,心中默默道。

    安然一觉睡到正午,刚动了一下就忍不住「嘶」了一声,全身痠痛,腰就像断了一般,看来她今日是别想下床了。想起昨夜的种种,她面上先是一羞,接着又是一怒,顾承淩这个卑鄙下流的小人,居然又强迫自己,而且还是在圆桌上,她盯着不远处的圆桌,越看越彆扭,等会儿就让人搬出去劈了当柴烧!还有顾承淩,皇帝非得让他搬回来,那就让他在这住着,她搬到别的地方去住,总该可以了吧?

    整个房间内,几乎每个角落都充斥着某些不好的回忆,空气中瀰漫着一股男女交合之后的气味,不能让其他人进来,得先把窗子打开通风。床边已整整齐齐放了一堆乾净的衣物,是顾承淩走之前放在那里的。她忍者疼痛穿了中衣,穿中裤时看到自己腿间,清爽乾净,看来顾承淩已经给自己处理过了。她忍不住「哼」了一声,拿起中裤缓慢地穿了起来。

    好不容易穿齐整了,拄着床双脚下地,刚要站起来就腿上一软,向地上跌去,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声。早在门口等候的小丫鬟立刻推门而入,「公主,您没事儿吧?」

    安然心中一急,忙道:「出去!」

    小丫鬟的脚步顿了顿,却还是向安然走了过去,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,安然见事已至此,只好无奈道:「去把窗子打开,全部都打开。」

    小丫鬟初时太过担心安然,没有察觉到,此时安然一说,她才感觉到屋内有一股奇怪的味道,心下了然,依言打开了窗户。

    等到屋内的气味被沖散了些,安然心中才舒坦一点,洗漱完之后就赖在床上不想动了,小丫鬟提了食盒进来,问道:「公主,可要用膳?」

    安然已经有些饿了,便道:「提过来吧,本宫在床上吃。」

    「要不奴婢把那张桌子移过来床边……」小丫鬟还未说完就看见公主面上的恼怒,只好闭了口。

    安然把眼睛从桌子上移开,「先不忙着用膳,你吩咐下去,让他们把那张桌子搬出去烧了。」

    小丫鬟迟疑了一瞬,「这、这桌子……是您特地向皇上讨的,御赐之物……」

    安然想起这一茬,脸色隐隐黑了几分,神情仄仄道:「那就让他们搬下去,堆在仓库里,别再让本宫看见。」
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:@A_yindang

警告: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,對全球華人服務,受北美法律保護,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,請自行離開!